華人第一人物篇

   自明愛(倫敦)學院 “英國華人職業演變史” 口述歷史項目於2010年3月底圓滿結束後,承蒙英中時報所邀展開為期將近半年的項目專欄,將專訪人物及其他資料逐一向讀者展示。其中提及了14位勵志且具代表性的英籍華人。他們分別在政治、藝文、商業、飲食、教育、社區服務與慈善事業方面都對英國主流社會作出了卓越貢獻。其實他們的成功都是建立在前輩移民的經驗和基礎之上。本篇我們以 “第一” 為主題,嘗試探討對英國華人社會最具長遠影響力的 “第一” 人。

   華人越洋過海克服種種困難,都是為了創造更美好的生活和機會。根據記載, “第一位旅英華人” 是耶穌會教士沈福宗(1657-1691或1692)。沈生於南京,1681年隨其拉丁文教師、比利時耶穌會教士 Phillippe Couplet 前往歐洲。他們由澳門起程,先後遊歷了葡萄牙、意大利、法國、比利時等國,於1685年抵達英國。據說沈福宗獲得英王詹姆士二世接見,從而建立了英中的 “第一” 次友誼接觸。沈後來更到牛津大學的博德萊德安圖書館 (Bodleian Library) 對中國圖書進行分類和編目,為英中文化作出了貢獻。可惜十年後沈於回中國的途中突染疾身亡,未能把所見所聞帶回中國,實屬遺憾。[1]

John_Anthony_edited   接下來出場的是 “第一位移民” 約翰·安東尼(John Anthony)。此人的中文名字已無從稽考。我們只知道英國東印度公司早在17世紀已開始對華貿易,把絲綢、陶瓷和茶葉運回英國,同時也聘用中國人到船上工作。當時約翰的職責是照顧其他華人海員,後來於1805年成為 “第一位歸化英籍的華人”。[2] 他這項 “第一” 甚至要國會通過一項特別法案才成事[3]。當時華人海員工作條件艱苦,且缺少醫藥,而華人入籍又是如此罕見。我們可聯想到約翰這項 “第一”,不可能只單靠巨大體力辛勞的付出,而是在很大程度上有著運氣的驅使。

(左圖:John Anthony 入英籍時,向法庭展示華人宣誓的一種形式——摔破瓷碟)

   而英國 “第一位華人大學畢業生” 則是生於廣東的黃寬(Wong Fun,1829-1878)。黃寬父母早喪,由祖母撫養長大,12歲到澳門馬禮遜學校接受教會學校的西式教育。其後得到其師 Samuel Brown 和多位駐香港的英美商人資助,先後留學美國與英國,於1855年在蘇格蘭愛丁堡大學成為第一位獲得醫學士學位的中國留學生。他繼而留英實習並學習病理學和解剖學,於1857年獲博士學位,再次取得 “第一名”——成為中國 “第一位醫學博士”。[4] 值得一提的是,黃寬學成回國後,在中國成功進行首個胚胎截開術,是中國海關醫務處首位中國醫官,也是最早擔任西醫教學的教師之一。[5] 他曾擔任李鴻章與羅伯特·赫德爵士(Sir Robert Hart)的醫官,但未及半年便返回廣州行醫。他的同學、被稱為 “中國留學生之父” 的容閎認為,黃寬的才智與技術為他贏得 “好望角以東技術最精湛、最有才華的外科醫生之一” 的美譽。[6] 對於培養了中國第一個赴英留學生,愛丁堡大學至今仍引以為榮,在其孔子學院中樹立起珠海市贈送的黃寬銅像。[7]

(下圖:青年時期的黃寬)

wong_fun_edited   由於英國東印度公司自17世紀起取得在廈門、廣州、舟山的貿易權[8],並分別在廣州與澳門開設商館和分行。商館是由專管廣東對外進出口貿的中國行商專設的,接待外商住宿、儲貨和交易的場所[9],同時也是外國駐華的外交辦事機構[10]。加上清廷於1757年實施長達八十餘年的海禁、僅保留廣州作為對歐洲貿易的口岸,廣東一帶自然成為當時中國的對外之窗[11],廣東人往往在對外開放的政策上飾演重要角色。“第一位獲得英國律師資格的華人” 伍廷芳(Wu Tingfang,又名伍才 Ng Choy,1842-1922)亦是粵籍人士。伍生於新加坡,三歲隨父回廣州定居;早年就讀香港聖保祿學院,及後赴英國倫敦大學學院(UCL)攻讀法律,於1877年獲英國林肯法律學院(Lincoln’s Inn)頒發大律師(barrister)資格,成為中國第一位律師。跟黃寬一樣,伍沒有留在英國。返港後伍任執業律師,更於1880年被港督軒尼詩爵士委任為 “第一位” 華人 “太平紳士”(1878),又是香港第一位中國籍立法局非官守議員(1880-1882),為當時充滿殖民主義的香港政壇增加了一點東方色彩。[12]

   20世紀首先出場的是 Hong Ying (Frank) Soo(1914-1991),“第一位” 華裔職業足球員及代表英國國家足球隊的非白人球員。這位中英混血兒生於打比郡(Derbyshire),長於利物浦。其父 Our Quong Soo(或作 Ah Kwong Soo)早年在利物浦以 “行船” 為生。Frank 是出色的中場球員,據說其入球多是以自由球直接破門[13]。他自1933年起效力英國多個球會,1940年代其轉會費一度高達四五千鎊。在其足球生涯中,他曾於二戰期間九度代表英國出賽,只可惜戰時的國際賽未能冠以正式名號。據說當時主流社會對非白人球員仍有嚴重歧視,可想而知 Frank 一定以極大勇氣作出這樣的職業選擇。自1950年代起,Frank 先後往歐洲各國球隊擔任教練,後來更出任以色列國家隊經理,可謂一生充滿傳奇。[14]

hsiung_shih-i_2_edited   至於文娛方面,代表人物更多,例如劇作家熊式一(Hsiung Shih-I,1902-1991)。熊本是北京劇作家、教授,並在上海經營劇院,曾翻譯大量英文名著,1934年作為 “第一位華人導演” 在倫敦西區(West End)劇院區執導戲劇。其改編自中國故事《王寶釧》的 “Lady Precious Stream” 在三年內成功上演了九百場[15],盛極一時,連瑪麗王后也攜兒媳與孫女(今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前往觀看[16]。西方劇評家曾對此評價道:這可能是給西方觀眾最好的中國改編故事……但是很多京劇元素例如有精確象徵意義的手勢、水袖、步態等是很難通過描述顯示出來的。[17] 可想而知這次 “成功” 雖未為中英文化交流中帶來太大的實質增長,其意義卻重大。中國人此後於演藝界也開始活躍起來。

[ 上圖:熊式一(右三)與京劇大師梅蘭芳(右二)、戲劇理論家余上沅(右一)、演員黃柳霜(左二)、美國黑人歌唱家羅伯遜(左一)等在倫敦合影(照片來源:良友紀錄 www.1926cn.com ) ]

   二戰結束後,可能由於共產主義的興起和冷戰開始的關係,英國對具有東方面孔的演員需求增大。1957年,英國 “第一位華人演員”、生於曼徹斯特的郭弼(Burt Kwouk,1930-   )首次出現在屏幕中[18]。他出演了多部 “傻豹”(Pink Panther)與 “鐵金剛”(James Bond)系列電影及其他影視作品。由於社會思想的局限,他往往只能出演配角,發展空間受到限制。這可能與在1910年代開始把華人妖魔化的主流媒體報道有間接關係。直到1981年,才有 “第一位華人主角” 葉西園(David Yip,1951-   )的出現[19]。其 “華人偵探何約翰” 一角憑藉頭腦解決問題,既堅強又有同情心,一掃西方人眼中華人英文水平低下、過度順從、會打功夫等固有形象。2010年,英國廣播公司(BBC)播放醜化華人形象的廣播劇《傅滿洲在愛丁堡》(Fu Manchu in Edinburgh)[20] 引發抗議。華人演藝界帶頭呼籲英國廣播業界及創作者在肥皂劇、紀錄片等藝術形式中塑造正常的華人角色,不要再將華人設定為邪惡的傅滿洲博士或蛇頭、偷渡客等負面形象。

   談及華人形象,人們普遍認為海外華人是遠離政治的族群;然而在英國政壇上一直有華人努力為同胞謀求福利、提升地位。跨出 “第一” 大步的便是在香港出生的鄧蓮如女男爵(Lydia Selina Dunn, Baroness Dunn,D.B.E.,JP,1940-   )。鄧早於1985年已成為香港立法局首席非官守議員(Senior Unofficial Member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of Hong Kong),後來在1989年獲得大英帝國爵級司令勳章(D.B.E.),1990年更被冊封為女男爵、成為英國上議院 “第一位華人終身貴族”,堪稱華人在英國政壇 “零的突破”。[21]

   長期以來,英國上院議員通常是貴族出身或由英女王委任的,因而並不是人民的選擇。但2001年英國首相布萊爾推動 “人民貴族”(People's Peer)計劃,希望擴大上院民意基礎。長年熱心少數族裔權益的新加坡裔醫生曾秋坤(Michael Chew Koon Chan,Baron Chan, M.B.E.,1940-2006)獲提名為終身貴族、上院無黨籍議員,成為英國華人中的 “第一位人民貴族”。[22] 2007年,英國 “第一位” 民選華人議會議員誕生:盧曼華(Anna Lo, 1950-   ),香港移民,既非新教徒亦非天主教徒,但成功克服種種歧視當選為北愛爾蘭議會議員[23],這很可能與她身為社會工作者有關。英國 “第一位華人市長” 陳德樑(1949-   )也是走社會工作路線,在英國三十年如一日地服務社區,終於在2009年當選為倫敦紅橋市市長[24]

   工業方面,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周松崗爵士(Sir Chung-Kong Chow,1950-   ),1997年入主英國著名工業集團GKN,成為 “第一位” 躋身富時100指數(FTSE 100 Index,倫敦証券交易所最大一百間上市公司)的亞裔行政總裁,並擔任英國渣打銀行非執行董事。周因對英國工業的卓越貢獻而獲封為下級勳位爵士(Knight Bachelor),更被香港媒體稱為 “西方社會最具影響力的華人”[25]。最有意思的是,周爵士認為自己的成就得益於從父親所贈《論語》中學到不少人生道理[26]

Charles_K__Kao_cropped_2   華人在科技領域的成就更為驕人。英籍華人中的 “第一位諾貝爾獎得主” 高錕爵士(Sir Charles Kuen Kao,大紫荊勳賢,K.B.E.,1933-   )出身於江蘇書香門第,自幼好奇心強,曾自製氯氣、滅火筒、煙花、收音機等。長大後赴英深造,並進入國際電話電報公司(ITT)設於英國的歐洲中央研究機構——標準電信實驗室工作。[27] 期間於1965年獲倫敦帝國理工學院電機工程博士學位,開創性地提出光導纖維在通信中應用的基本原理[28]。這項成果最終促使光纖通信系統問世,並為當今互聯網的發展鋪平了道路。高因此被譽為 “光纖之父”、“寬頻教父”,並榮獲2009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光纖通訊具有傳輸容量大、保密性強等優點,自1980年代起對電信工業產生革命性作用,在數位時代亦是最主要的有線通信方式。[29] 對於沒有申請光纖技術的專利權,高曾說:我沒有後悔,也沒有怨言。如果事事以金錢為重,我告訴你,今天一定不會有光纖技術成果。[30] 其淡泊名利、造福世人的大家風範由此可見一斑。

(右圖:高坤爵士獲取普林斯頓大學榮譽學位時的照片,2004。
攝影:David Dobkin)

   看過這14位與英國有關的 “第一” 華人事蹟後,大家又認為下位 “第一” 將會通過什麼途徑在21世紀脫穎而出呢?歷史其實是一面鏡子,以下是最近一段感人的新聞,值得大家參考學習。

   吳素英(Karen Su Ying Woo,1974-2010),中英混血兒,於2010年8月6日被阿富汗塔利班武裝分子殺害。她原是一名外科主治醫生,但為了崇高的人道主義理想,放棄了高薪厚職,往阿富汗偏遠地區為婦孺、尤其是孕婦提供醫療服務。[31] 在吳罹難後,整個英國社會也為之動容,大部分英國報紙更在頭版刊登其照片及以整版報道表達對她的哀思。

   吳素英短暫的一生給我們留下的不單是感動,更有鼓舞與啟迪:無需尊為 “第一”,每一個人都可以對社會作出不同的貢獻。

 

編者按: 

   本文曾於2010年9月24日刊登在《英中時報》第41版。隨著研究工作的進展,我們對文中部分史實與數據作了相應改動及補充,故網絡版本比報紙版本更為詳實。特此敬告。

 

明愛(倫敦)學院編輯組:李中文、高文卿、林嘉熙、徐嘉莉

 

注釋: 

[1] 佚名,《1649年南明皇帝派使節向羅馬教皇求援始末》,《百家講壇》雜誌2009年08月: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gudaishi/200908/0817_7181_1305277.shtml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gudaishi/200908/0817_7181_1305277_1.shtml
  並參見:
R obert K. Batchelor, “Shen Fuzong (c.1658–1691)” in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2010:
http://via.oxforddnb.com/index/101095020/Shen-Fuzong

[2] British Museum, “Chinese Diaspora in Britain”, 2008:
http://www.britishmuseum.org/pdf/Chinese%20diaspora%20in%20Britain%20201008.pdf

[3] BBC, “Chinese in Britain: Episode 1: The first Chinese VIPs”, 2007:
http://www.bbc.co.uk/radio4/factual/chinese_in_britain1.shtml

[4] 王遠明(主編), 風起伶仃洋——香山人物譜》,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6  
Scotland-China Association, “Western Learning for Practical Application Chinese Students in Scotland 1850-1950--Dr Ian Wotherspoon in SINE”, Edinburgh: Journal of the Scotland-China Association, 2004.
British Museum, “Chinese Diaspora in Britain
”, 2008:
http://www.britishmuseum.org/pdf/Chinese%20diaspora%20in%20Britain%20201008.pdf

[5] 王遠明(主編),《風起伶仃洋——香山人物譜》,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6

[6] 佚名,《黃寬——從珠海走出的醫學博士》,刊於《珠江晚報》,2007年3月19日:
http://new.zh28.com/newsHtml/2007-03-19%5C03ffPo_0.html

[7] 佚名,《黃寬銅像落戶愛丁堡孔子學院》,刊於《珠江晚報》2007年10月11日:
http://www.cnr.cn/zhfw/xwzx/tpxw/200710/t20071011_504590666.html

[8] British Library, “China Trade and the East India Company”, time unknown:
http://www.bl.uk/reshelp/findhelpregion/asia/china/guidesources/chinatrade/index.html

[9] 白壽彝(主編),《中國通史》第五章第四节 “廣東十三行”,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
http://www.dushu123.com/read/zhongguotongshi/2100/

[10] 佚名,《清朝海關與廣東十三行》,北京:《看中國》雜誌,2010年5月:
http://www.huaxia.com/zt/zhwh/10-019/1928953.html

並參見:李想、楊維波,《清朝前期海外貿易政策的“非閉關性”》,廣州:《粵海風》雜誌,2008年第1期(新編第64期):

http://www.yuehaifeng.com.cn/YHF2008/yhf

[11] 李大華、周翠玲,《廣州的深度組合》之 “‘一口通商’成就的廣州”(2),廣東教育出版社,2005:
http://book.sina.com.cn/nzt/liv/guangzhoudeshenduzuhe/4.shtml

[12] 夏和順,《伍廷芳奮發走英倫》,刊於《深圳商報》2009年2月17日C8版:
http://szsb.sznews.com/html/2009-02/17/content_516139.htm
張禮恒,《伍廷芳的外交生涯》,北京:團結出版社,2008

[13] L. G. Menhinick, “The Secretary Asks – ‘Do You Recall?’”in Chelmsford City Football News, 24 Aug 1964

[14] Furd.org, “Hong Y Soo”, time unknown:
http://www.furd.org/default.asp?intPageID=31

Bygonederbyshire.co.uk, “Soo, Frank - Derbyshire's Famous ‘Chinaman’”, 2010:
http://www.bygonederbyshire.co.uk/stories/Soo-Frank-Derbyshire-s-Famous-Chinaman/article-1772388-detail/article.html

Barrie Courtney, “England- War-Time / Victory Internationals – Details”, 2004:
http://www.rsssf.com/tablese/eng-warvic-intres.html

British Museum, “Chinese Diaspora in Britain
”, 2008:
http://www.britishmuseum.org/pdf/Chinese%20diaspora%20in%20Britain%20201008.pdf

[15] 朱志宏,《梅蘭芳與熊式一——關於〈王寶釧〉的正說與戲說》,2008:
http://1926cn.com/content/text/culture/b/content_675.shtml

[16] 燕遯符,《王寶川(中英文對照本)》之 “代序”,北京:商務印書館,2006:
http://www.cp.com.cn/scrp/bookdetail.cfm?iBookNo=6265&sYc=1-1

[17] Leonard C. Pronko,Theatre East and West: Perspectives Toward a Total Theatre,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67, p.52:
http://books.google.co.uk/books?id=LMu07rycDu0C&pg=PA51&lpg=PA51&dq=Theatre+East+and+West+lady+precious+stream&source=bl&ots=2BINH3EJDY&sig=5fuDfByNbZK6eaYYhCJSEiNoJXs&hl=en&ei=r-eyTPWSMtWRjAfU7PjRCg&sa=X&oi=book_result&ct=result&resnum=1&ved=0CBUQ6AEwAA#v=onepage&q&f=false

[18] IMDb.com, “Burt Kwouk”, 2010:
http://www.imdb.com/name/nm0477297/

[19] Pak Ling-Wan, “Chinese Detective, The (1981-82)”, time unknown:
http://www.screenonline.org.uk/tv/id/475847/index.html

[20] BBC, “Fu Manchu in Edinburgh”, 2010:
http://www.bbc.co.uk/programmes/b00rt91z

[21]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Dunn, The Rt. Hon. the Baroness”, 1991:
http://www3.hku.hk/cpaoonweb/hongrads/person.php?id=32

[22] The Times, “Lord Chan: People's peer who worked within the Chinese Christian community, March 6, 1940 - January 21, 2006”,  2008:
http://www.timesonline.co.uk/tol/comment/obituaries/article728254.ece

[23] BBC 中文網,《人物:英國首位華人議員盧曼華》,2007:
http://news.bbc.co.uk/chinese/trad/hi/newsid_6430000/newsid_6434200/6434293.stm

[24] Sam Adams, “REDBRIDGE: Britain's first ever Chinese mayor takes office” in The Guardian, 14 May 2009: 
http://www.guardian-series.co.uk/news/4370592.REDBRIDGE__Britain_s_first_ever_Chinese_mayor_takes_office/

[25] Terry Macalister, “Brambles' embattled chief quits” in The Guardian, 26 Sep 2003:
http://www.guardian.co.uk/business/2003/sep/26/1

[26] 葉喬生,《Message 8》,雪梨培正同學會,2003年

[27] IEEE.org, “Oral-History: Charles Kao”, 2004:
http://www.ieeeghn.org/wiki/index.php/Oral-History:Charles_Kao

[28] [29] Nobelprize.org, “The Nobel Prize in Physics 2009: Charles K. Kao, Willard S. Boyle, George E. Smith”, 2009:
http://nobelprize.org/nobel_prizes/physics/laureates/2009/press.html

[30] 中國評論新聞網,《高錕醉心科研,澹薄名利 傳記第一章就寫太太》,2009: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doc/23_291_101097065_1_1007092656.html

[31] 佚名,《英華裔女醫師遭塔利班槍殺》,刊於《英中時報》2010年8月13日:
http://www.ukchinese.com/www/18/2010-08/4143.html

华人第一”人物篇

   自明爱(伦敦)学院 “英国华人职业演变史” 口述历史项目于2010年3月底圆满结束后,承蒙英中时报所邀展开为期将近半年的项目专栏,将专访人物及其他资料逐一向读者展示。其中提及了14位励志且具代表性的英籍华人。他们分别在政治、艺文、商业、饮食、教育、社区服务与慈善事业方面都对英国主流社会作出了卓越贡献。其实他们的成功都是建立在前辈移民的经验和基础之上。本篇我们以 “第一” 为主题,尝试探讨对英国华人社会最具长远影响力的 “第一” 人。

   华人越洋过海克服种种困难,都是为了创造更美好的生活和机会。根据记载, “第一位旅英华人” 是耶稣会教士沈福宗(1657-1691或1692)。沈生于南京,1681年随其拉丁文教师、比利时耶稣会教士 Phillippe Couplet 前往欧洲。他们由澳门起程,先后游历了葡萄牙、意大利、法国、比利时等国,于1685年抵达英国。据说沈福宗获得英王詹姆士二世接见,从而建立了英中的 “第一” 次友谊接触。沈后来更到牛津大学的博德莱德安图书馆 (Bodleian Library) 对中国图书进行分类和编目,为英中文化作出了贡献。可惜十年后沈于回中国的途中突染疾身亡,未能把所见所闻带回中国,实属遗憾。[1]

John_Anthony_edited   接下来出场的是 “第一位移民” 约翰·安东尼(John Anthony)。此人的中文名字已无从稽考。我们只知道英国东印度公司早在17世纪已开始对华贸易,把丝绸、陶瓷和茶叶运回英国,同时也聘用中国人到船上工作。当时约翰的职责是照顾其他华人海员,后来于1805年成为 “第一位归化英籍的华人”。[2] 他这项 “第一” 甚至要国会通过一项特别法案才成事[3]。当时华人海员工作条件艰苦,且缺少医药,而华人入籍又是如此罕见。我们可联想到约翰这项 “第一”,不可能只单靠巨大体力辛劳的付出,而是在很大程度上有着运气的驱使。

(左图:John Anthony 入英籍时,向法庭展示华人宣誓的一种形式——摔破瓷碟)

   而英国 “第一位华人大学毕业生” 则是生于广东的黄宽(Wong Fun,1829-1878)。黄宽父母早丧,由祖母抚养长大,12岁到澳门马礼逊学校接受教会学校的西式教育。其后得到其师 Samuel Brown 和多位驻香港的英美商人资助,先后留学美国与英国,于1855年在苏格兰爱丁堡大学成为第一位获得医学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他继而留英实习并学习病理学和解剖学,于1857年获博士学位,再次取得 “第一名”——成为中国 “第一位医学博士”。[4] 值得一提的是,黄宽学成回国后,在中国成功进行首个胚胎截开术,是中国海关医务处首位中国医官,也是最早担任西医教学的教师之一。[5] 他曾担任李鸿章与罗伯特·赫德爵士(Sir Robert Hart)的医官,但未及半年便返回广州行医。他的同学、被称为 “中国留学生之父” 的容闳认为,黄宽的才智与技术为他赢得 “好望角以东技术最精湛、最有才华的外科医生之一” 的美誉。[6] 对于培养了中国第一个赴英留学生,爱丁堡大学至今仍引以为荣,在其孔子学院中树立起珠海市赠送的黄宽铜像。[7]

(下图:青年时期的黄宽)

wong_fun_edited   由于英国东印度公司自17世纪起取得在厦门、广州、舟山的贸易权[8],并分别在广州与澳门开设商馆和分行。商馆是由专管广东对外进出口贸的中国行商专设的,接待外商住宿、储货和交易的场所[9],同时也是外国驻华的外交办事机构[10]。加上清廷于1757年实施长达八十余年的海禁、仅保留广州作为对欧洲贸易的口岸,广东一带自然成为当时中国的对外之窗[11],广东人往往在对外开放的政策上饰演重要角色。“第一位获得英国律师资格的华人” 伍廷芳(Wu Tingfang,又名伍才 Ng Choy,1842-1922)亦是粤籍人士。伍生于新加坡,三岁随父回广州定居;早年就读香港圣保禄学院,及后赴英国伦敦大学学院(UCL)攻读法律,于1877年获英国林肯法律学院(Lincoln’s Inn)颁发大律师(barrister)资格,成为中国第一位律师。跟黄宽一样,伍没有留在英国。返港后伍任执业律师,更于1880年被港督轩尼诗爵士委任为 “第一位” 华人 “太平绅士”(1878),又是香港第一位中国籍立法局非官守议员(1880-1882),为当时充满殖民主义的香港政坛增加了一点东方色彩。[12]

   20世纪首先出场的是 Hong Ying (Frank) Soo(1914-1991),“第一位” 华裔职业足球员及代表英国国家足球队的非白人球员。这位中英混血儿生于打比郡(Derbyshire),长于利物浦。其父 Our Quong Soo(或作 Ah Kwong Soo)早年在利物浦以 “行船” 为生。Frank 是出色的中场球员,据说其入球多是以自由球直接破门[13]。他自1933年起效力英国多个球会,1940年代其转会费一度高达四五千镑。在其足球生涯中,他曾于二战期间九度代表英国出赛,只可惜战时的国际赛未能冠以正式名号。据说当时主流社会对非白人球员仍有严重歧视,可想而知 Frank 一定以极大勇气作出这样的职业选择。自1950年代起,Frank 先后往欧洲各国球队担任教练,后来更出任以色列国家队经理,可谓一生充满传奇。[14]

hsiung_shih-i_2_edited   至于文娱方面,代表人物更多,例如剧作家熊式一(Hsiung Shih-I,1902-1991)。熊本是北京剧作家、教授,并在上海经营剧院,曾翻译大量英文名著,1934年作为 “第一位华人导演” 在伦敦西区(West End)剧院区执导戏剧。其改编自中国故事《王宝钏》的 “Lady Precious Stream” 在三年内成功上演了九百场[15],盛极一时,连玛丽王后也携儿媳与孙女(今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前往观看[16]。西方剧评家曾对此评价道:「这可能是给西方观众最好的中国改编故事……但是很多京剧元素例如有精确象征意义的手势、水袖、步态等是很难通过描述显示出来的。」[17] 可想而知这次 “成功” 虽未为中英文化交流中带来太大的实质增长,其意义却重大。中国人此后于演艺界也开始活跃起来。

[ 上图:熊式一(右三)与京剧大师梅兰芳(右二)、戏剧理论家余上沅(右一)、演员黄柳霜(左二)、美国黑人歌唱家罗伯逊(左一)等在伦敦合影(照片来源:良友纪录 www.1926cn.com )  ]

   二战结束后,可能由于共产主义的兴起和冷战开始的关系,英国对具有东方面孔的演员需求增大。1957年,英国 “第一位华人演员”、生于曼彻斯特的郭弼(Burt Kwouk,1930- )首次出现在屏幕中[18]。他出演了多部 “傻豹”(Pink Panther)与 “铁金刚”(James Bond)系列电影及其他影视作品。由于社会思想的局限,他往往只能出演配角,发展空间受到限制。这可能与在1910年代开始把华人妖魔化的主流媒体报道有间接关系。直到1981年,才有 “第一位华人主角” 叶西园(David Yip,1951- )的出现[19]。其 “华人侦探何约翰” 一角凭借头脑解决问题,既坚强又有同情心,一扫西方人眼中华人英文水平低下、过度顺从、会打功夫等固有形象。2010年,英国广播公司(BBC)播放丑化华人形象的广播剧《傅满洲在爱丁堡》(Fu Manchu in Edinburgh)[20] 引发抗议。华人演艺界带头呼吁英国广播业界及创作者在肥皂剧、纪录片等艺术形式中塑造正常的华人角色,不要再将华人设定为邪恶的傅满洲博士或蛇头、偷渡客等负面形象。

   谈及华人形象,人们普遍认为海外华人是远离政治的族群;然而在英国政坛上一直有华人努力为同胞谋求福利、提升地位。跨出 “第一” 大步的便是在香港出生的邓莲如女男爵(Lydia Selina Dunn, Baroness Dunn, D.B.E.,JP)。邓早于1985年已成为香港立法局首席非官守议员(Senior Unofficial Member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of Hong Kong),后来在1989年获得大英帝国爵级司令勋章(D.B.E.),1990年更被册封为女男爵、成为英国上议院 “第一位华人终身贵族”,堪称华人在英国政坛 “零的突破”。[21]

   长期以来,英国上院议员通常是贵族出身或由英女王委任的,因而并不是人民的选择。但2001年英国首相布莱尔推动 “人民贵族”(People's Peer)计划,希望扩大上院民意基础。长年热心少数族裔权益的新加坡裔医生曾秋坤(Michael Chew Koon Chan,Baron Chan, M.B.E.,1940-2006)获提名为终身贵族、上院无党籍议员,成为英国华人中的 “第一位人民贵族”。[22] 2007年,英国 “第一位” 民选华人议会议员诞生:卢曼华(Anna Lo, 1950- ),香港移民,既非新教徒亦非天主教徒,但成功克服种种歧视当选为北爱尔兰议会议员[23],这很可能与她身为社会工作者有关。英国 “第一位华人市长” 陈德梁也是走社会工作路线,在英国三十年如一日地服务社区,终于在2009年当选为伦敦红桥市市长[24]

   工业方面,在香港土生土长的周松岗爵士(Sir Chung-Kong Chow,1950- ),1997年入主英国著名工业集团GKN,成为 “第一位” 跻身富时100指数(FTSE 100 Index,伦敦证券交易所最大一百间上市公司)的亚裔行政总裁,并担任英国渣打银行非执行董事。周因对英国工业的卓越贡献而获封为下级勋位爵士(Knight Bachelor),更被香港媒体称为 “西方社会最具影响力的华人”[25]。最有意思的是,周爵士认为自己的成就得益于从父亲所赠《论语》中学到不少人生道理[26]

Charles_K__Kao_cropped_2   华人在科技领域的成就更为骄人。英籍华人中的 “第一位诺贝尔奖得主” 高锟爵士(Sir Charles Kuen Kao,大紫荆勋贤,K.B.E.,1933- )出身于江苏书香门第,自幼好奇心强,曾自制氯气、灭火筒、烟花、收音机等。长大后赴英深造,并进入国际电话电报公司(ITT)设于英国的欧洲中央研究机构——标准电信实验室工作。[27] 期间于1965年获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电机工程博士学位,开创性地提出光导纤维在通信中应用的基本原理[28]。这项成果最终促使光纤通信系统问世,并为当今互联网的发展铺平了道路。高因此被誉为 “光纤之父”、“宽频教父”,并荣获200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光纤通讯具有传输容量大、保密性强等优点,自1980年代起对电信工业产生革命性作用,在数位时代亦是最主要的有线通信方式。[29] 对于没有申请光纤技术的专利权,高曾说:「我没有后悔,也没有怨言。如果事事以金钱为重,我告诉你,今天一定不会有光纤技术成果。」[30] 其淡泊名利、造福世人的大家风范由此可见一斑。

(右图:高坤爵士获取普林斯顿大学荣誉学位时的照片,2004。
攝影:David Dobkin)

   看过这14位与英国有关的 “第一” 华人事迹后,大家又认为下位 “第一” 将会通过什么途径在21世纪脱颖而出呢?历史其实是一面镜子,以下是最近一段感人的新闻,值得大家参考学习。

   吴素英(Karen Su Ying Woo,1974-2010),中英混血儿,于2010年8月6日被阿富汗塔利班武装分子杀害。她原是一名外科主治医生,但为了崇高的人道主义理想,放弃了高薪厚职,往阿富汗偏远地区为妇孺、尤其是孕妇提供医疗服务。[31] 在吴罹难后,整个英国社会也为之动容,大部分英国报纸更在头版刊登其照片及以整版报道表达对她的哀思。

   吴素英短暂的一生给我们留下的不单是感动,更有鼓舞与启迪:无需尊为 “第一”,每一个人都可以对社会作出不同的贡献。

 

编者按: 

   本文曾于2010年9月24日刊登在《英中时报》第41版。随着研究工作的进展,我们对文中部分史实与数据作了相应改动及补充,故网络版本比报纸版本更为详实。特此敬告。

 

明爱(伦敦)学院编辑组:李中文、高文卿、林嘉熙、徐嘉莉

 

注释: 

[1] 佚名,《1649年南明皇帝派使节向罗马教皇求援始末》,《百家讲坛》杂志2009年08月: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gudaishi/200908/0817_7181_1305277.shtml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gudaishi/200908/0817_7181_1305277_1.shtml
  并参见:R obert K. Batchelor, “Shen Fuzong (c.1658–1691)” in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2010:
http://via.oxforddnb.com/index/101095020/Shen-Fuzong

[2] British Museum, “Chinese Diaspora in Britain”, 2008:
http://www.britishmuseum.org/pdf/Chinese%20diaspora%20in%20Britain%20201008.pdf

[3] BBC, “Chinese in Britain: Episode 1: The first Chinese VIPs”, 2007:
http://www.bbc.co.uk/radio4/factual/chinese_in_britain1.shtml

[4] 王远明(主编),《风起伶仃洋——香山人物谱》,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6
Scotland-China Association, “Western Learning for Practical Application Chinese Students in Scotland 1850-1950--Dr Ian Wotherspoon in SINE”, Edinburgh: Journal of the Scotland-China Association, 2004.
British Museum, “Chinese Diaspora in Britain”, 2008:
http://www.britishmuseum.org/pdf/Chinese%20diaspora%20in%20Britain%20201008.pdf

[5] 王远明(主编),《风起伶仃洋——香山人物谱》,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6

[6] 佚名,《黄宽——从珠海走出的医学博士》,刊于《珠江晚报》,2007年3月19日:
http://new.zh28.com/newsHtml/2007-03-19%5C03ffPo_0.html
 (dead link)

[7] 佚名,《黄宽铜像落户爱丁堡孔子学院》,刊于《珠江晚报》2007年10月11日:
http://www.cnr.cn/zhfw/xwzx/tpxw/200710/t20071011_504590666.html

[8] British Library, “China Trade and the East India Company”, time unknown:
http://www.bl.uk/reshelp/findhelpregion/asia/china/guidesources/chinatrade/index.html

[9] 白寿彝(主编),《中国通史》第五章第四节 “广东十三行”,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
http://www.dushu123.com/read/zhongguotongshi/2100/
 (dead link)

[10] 佚名,《清朝海关与广东十三行》,北京:《看中国》杂志,2010年5月:
http://www.huaxia.com/zt/zhwh/10-019/1928953.html
并参见:李想、杨维波,《清朝前期海外贸易政策的 “非闭关性”》,广州:《粵海风》杂志,2008年第1期(新编第64期):
http://www.yuehaifeng.com.cn/YHF2008/yhf
 (dead link)

[11] 李大华、周翠玲,《广州的深度组合》之 “‘一口通商’成就的广州”(2),广东教育出版社,2005:
http://book.sina.com.cn/nzt/liv/guangzhoudeshenduzuhe/4.shtml

[12] 夏和顺,《伍廷芳奋发走英伦》,刊于《深圳商报》2009年2月17日C8版:
http://szsb.sznews.com/html/2009-02/17/content_516139.htm

张礼恒,《伍廷芳的外交生涯》,北京:团结出版社,2008

[13] L. G. Menhinick, “The Secretary Asks – ‘Do You Recall?’”in Chelmsford City, 24 Aug 1964 Football News

[14] Furd.org, “Hong Y Soo”, time unknown:
http://www.furd.org/default.asp?intPageID=31

Bygonederbyshire.co.uk, “Soo, Frank - Derbyshire's Famous ‘Chinaman’”, 2010:
http://www.bygonederbyshire.co.uk/stories/Soo-Frank-Derbyshire-s-Famous-Chinaman/article-1772388-detail/article.html

Barrie Courtney, “England- War-Time / Victory Internationals – Details”, 2004:
http://www.rsssf.com/tablese/eng-warvic-intres.html

British Museum, “Chinese Diaspora in Britain”, 2008:
http://www.britishmuseum.org/pdf/Chinese%20diaspora%20in%20Britain%20201008.pdf

[15] 朱志宏,《梅兰芳与熊式一——关于〈王宝钏〉的正说与戏说》,2008:
http://1926cn.com/content/text/culture/b/content_675.shtml
 (dead link)

[16] 燕遁符,《王宝川(中英文对照本)》之 “代序”,北京:商务印书馆,2006:
http://www.cp.com.cn/scrp/bookdetail.cfm?iBookNo=6265&sYc=1-1
 (dead link)

[17] Leonard C. Pronko,Theatre East and West: Perspectives Toward a Total Theatre,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67, p.52:
http://books.google.co.uk/books?id=LMu07rycDu0C&pg=PA51&lpg=PA51&dq=Theatre+East+and+West+lady+precious+stream&source=bl&ots=2BINH3EJDY&sig=5fuDfByNbZK6eaYYhCJSEiNoJXs&hl=en&ei=r-eyTPWSMtWRjAfU7PjRCg&sa=X&oi=book_result&ct=result&resnum=1&ved=0CBUQ6AEwAA#v=onepage&q&f=false

[18] IMDb.com, “Burt Kwouk”, 2010:
http://www.imdb.com/name/nm0477297/

[19] Pak Ling-Wan, “Chinese Detective, The (1981-82)”, time unknown:
http://www.screenonline.org.uk/tv/id/475847/index.html

[20] BBC, “Fu Manchu in Edinburgh”, 2010:
http://www.bbc.co.uk/programmes/b00rt91z

[21]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Dunn, The Rt. Hon. the Baroness”, 1991:
http://www3.hku.hk/cpaoonweb/hongrads/person.php?id=32
 (dead link)

[22] The Times, “Lord Chan: People's peer who worked within the Chinese Christian community, March 6, 1940 - January 21, 2006”,  2008:
http://www.timesonline.co.uk/tol/comment/obituaries/article728254.ece
 (dead link)

[23] BBC 中文网,《人物:英国首位华人议员卢曼华》,2007:
http://news.bbc.co.uk/chinese/trad/hi/newsid_6430000/newsid_6434200/6434293.stm

[24] Sam Adams, “REDBRIDGE: Britain's first ever Chinese mayor takes office” in The Guardian, 14 May 2009:  
http://www.guardian-series.co.uk/news/4370592.REDBRIDGE__Britain_s_first_ever_Chinese_mayor_takes_office/

[25] Terry Macalister, “Brambles' embattled chief quits” in The Guardian, 26 Sep 2003:
http://www.guardian.co.uk/business/2003/sep/26/1

[26] 叶乔生,《Message 8》,雪梨培正同学会,2003年

[27] IEEE.org, “Oral-History: Charles Kao”, 2004:
http://www.ieeeghn.org/wiki/index.php/Oral-History:Charles_Kao
 (dead link)

[28] [29] Nobelprize.org, “The Nobel Prize in Physics 2009: Charles K. Kao, Willard S. Boyle, George E. Smith”, 2009:
http://nobelprize.org/nobel_prizes/physics/laureates/2009/press.html

[30] 中国评论新闻网,《高锟醉心科研,淡薄名利 传记第一章就写太太》,2009: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doc/23_291_101097065_1_1007092656.html

[31] 佚名,《英华裔女医师遭塔利班枪杀》,刊于《英中时报》2010年8月13日:
http://www.ukchinese.com/www/18/2010-08/4143.html
 (dead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