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David Yip has just celebrated thirty seven years as an actor. During that time he tn_david_yiphas worked extensively in Film, Television, Theatre and Radio both in the UK and Internationally.

He is still remembered by many people for creating the role of Detective Sergeant John Ho, ‘The Chinese Detective’, written by Ian Kennedy Martin for BBC TV in the early 1980s. With the release of the DVD of the series, a lot of new, younger fans are joining the old ‘die hards’ in appreciating its quirky qualities.

Also roles in feature films like ‘Indiana Jones And The Temple Of Doom’ , directed by Stephen Spielberg, James Bond - ‘A View To A Kill’ directed by John Glen and ‘Entrapment’ directed by Jon Amiel have served to widen his fan base.

In the past year, he has been fortunate enough to work in three very different theatre pieces in London.

The first was the UK premiere of Brecht’s ‘Turandot’ at the Hampstead Theatre, translated by Edward Kemp, and directed by Anthony Clark.

‘The King and I’ at the Royal Albert Hall, directed by Jeremy Sams.

‘Chun Yi - Legend of Kung Fu’ at the Coliseum Theatre, directed by Ray Roderick.

Here are some more examples of David’s most recent work:

Television - the live BBC TV performance, ‘The Liverpool Nativity’ which won a prestigious television award in Prague.

‘The Chucklevision Christmas Special’ and ‘Spirit Warriors’ both for BBC TV.

Feature films, ‘Act of Grace' directed by Noreen Kershaw , and shot in Liverpool.

‘Triage’ directed by Danis Tanovic, and shot in Dublin.

Radio, playing Drake Ko in ‘The Honourable Schoolboy’ by John Le Carre, for BBC Radio 4, dramatised for radio by Shaun McKenna and directed by Marc Beeby.

David has written and presented six documentaries for television and radio about the Chinese Community in Liverpool where he was born, and written and directed his first short film, ‘Chinese Whispers’.

Download Embed Embed this video on your site

  • Interview Date: 16 Feb 2010
  • Interviewer: Jiali Xu
  • Language: English
  • Transcription: English Version (pdf file)
  • Interview Archive: Full version (about 1 hour)
     

人物專訪:葉西園 

david_yip_edited   喜歡表演藝術的人,一定不會對葉西園(David Yip)感到陌生。他活躍於戲劇、電影、電視、廣播等領域,曾出演《異世奇人》(一譯《神秘博士》,Doctor Who)、《魔宮傳奇》(Indiana Jones and the Temple of Doom)、《鐵金剛勇戰大狂魔》(A View to a Kill)等著名影視作品。但人們最津津樂道的,還是他在英國廣播公司(BBC)劇集《華人偵探》(The Chinese Detective)中飾演的偵探 “何約翰”,因為迄今為止這仍是英國電視劇中唯一的華人主角。

   當我們敲開葉西園的家門時,這位明星熱情地把我們迎進客廳。好客的他全無架子,為我們準備好各種飲品後,才開始娓娓講述他的人生故事。在利物浦土生土長的他,父親是來自廣州的海員。就像戰時常見的羅曼史一樣,父親在利物浦的一次舞會中邂逅他母親。當時在工廠工作的母親是一名孤兒,相信是西班牙海員的後裔,故而擁有黑頭發與較深的膚色。葉西園的相貌則與一般華人無異,很難看出有混血的特徵。

   作為工人階級的孩子,戲劇對小時候的葉西園而言就是另一個世界。父母希望八個子女都受到良好教育。葉西園雖然很聰明,但對當時的學校教育缺乏興趣,16歲便進入英國鐵路公司(British Rail)做文職。這份工作很清閒,週薪高達15鎊。孝順的他把大部分工資交給母親。但是很快他就厭倦了這樣的生活,總在午飯時間到外面閒逛。

   「有一天,我逛進一家圖書館,不經意地轉向右邊,那裏恰好是戲劇類藏書。我就這樣開始接觸戲劇。還記得讀荒誕劇《等待戈多》(Waiting For Godot)時,我想:『天啊,真是瘋狂!這樣的戲怎麼可能演出來?』而第一次進劇院,是看莎士比亞的《終成眷屬》(一譯《如願》,All’s Well That Ends Well)。演員竟然在臺上騎著輕型摩托車,真是不可思議!我很想加入這樣精彩的行業,於是每週兩次去利物浦的五家劇院尋求機會。他們不勝其煩,最終讓我做了助理舞臺經理。」他笑著回憶對戲劇興趣的萌芽。

   其實這個起步離不開父母的支持:到劇院工作後,薪水降了一半。葉西園怕母親會介意,母親卻說:「如果這是你想做的,而你又覺得開心,那就去做。」父親是很傳統的華人,但也沒有阻止他。整理舞臺、製作佈景的工作,葉西園一做便是三年。其後在同行的鼓勵下,他進入倫敦首屈一指的 E15 演藝學校學習表演。

   1981年,機遇降臨。30歲的葉西園憑藉個人特色與幽默感,贏得華人偵探 “何約翰” 這個角色。這是第一個憑藉自身能力引人注目的華人角色:他說著地道的英文,靠頭腦解決問題,既堅強又富有同情心,一掃西方人眼中華人英文水平低下、過度順從、會打功夫等固有形象,故而獲得各方好評。2008年這套劇集數碼光碟的發行,又為葉西園贏得了年青影迷的喜愛。

DavidYip2   然而自 “何約翰” 之後,英國電視就再沒出現過華人主角。16歲便加入工黨的葉西園對此有著深刻的思考:「這個現象與政治密切相關。就社區規模來說,華人在學術、商業等領域都是最成功的,但在其他方面卻沒有影響力。非裔與印巴裔人士就不同,他們在政治上很成功,已在內閣佔有一席之地。

   「這些情況自然在影視作品中反映出來。英國最受歡迎的長壽節目《加冕街》(Coronation Street)、《東倫敦人》(East Enders)等肥皂劇,描寫的是本土社區的日常生活,但裏面從沒出現過華人家庭或店鋪 —— 儘管現實中,你在街邊隨便扔一塊石頭都會砸到一家華人外賣店。」半開玩笑的他,真誠地寄望年青一代終止這種現象。

   葉西園至今仍活躍於演藝界,但他卻說宗教才是他的生活方式。原來十多年前當他事業最成功之際,卻要與第二任妻子辦理離婚事宜,心情十分低落。由此他領悟到名利不一定能帶來快樂,故通過宗教追求內心的和平:

   「我信奉日本佛教中的日蓮教派。佛陀釋迦牟尼說:『眾生皆含佛性。』佛教令我更懂得尊重萬物:越是給你製造麻煩的人越值得你去尊重,因為尊重朋友很容易,尊重自己不喜歡的人卻很難。南非前總統尼爾遜·曼德拉被監禁27年後獲釋。只要他一聲令下,南非黑人就會起義、屠殺白人。可他卻說:『你們要原諒。走回頭路是沒有好處的,我們要向前行。』他真是 “活佛” 的最佳詮釋。」

   宗教為葉西園帶來內心的平靜與充實。「每天醒來,我都會覺得很奇妙,因為有人為我的工作支付薪水。我很幸運,當年得到利物浦市政府資助學費到演藝學校深造。所以我用各種方法回報家鄉,譬如回去工作、開講座等。如果有機會,我想設立獎學金幫助年青人。」 這位謙和的明星有著一顆真摯、感恩的心。

 

明愛(倫敦)學院編輯組:李中文、高文卿、徐嘉莉

本文刊登於2010年7月16日《英中時報》第39及42版

人物专访:叶西园 

david_yip_edited   喜欢表演艺术的人,一定不会对叶西园(David Yip)感到陌生。他活跃于戏剧、电影、电视、广播等领域,曾出演《异世奇人》(一译《神秘博士》,Doctor Who)、《魔宫传奇》(Indiana Jones and the Temple of Doom)、《铁金刚勇战大狂魔》(A View to a Kill)等著名影视作品。但人们最津津乐道的,还是他在英国广播公司(BBC)剧集《华人侦探》(The Chinese Detective)中饰演的侦探 “何约翰”,因为迄今为止这仍是英国电视剧中唯一的华人主角。

   当我们敲开叶西园的家门时,这位明星热情地把我们迎进客厅。好客的他全无架子,为我们准备好各种饮品后,才开始娓娓讲述他的人生故事。在利物浦土生土长的他,父亲是来自广州的海员。就像战时常见的罗曼史一样,父亲在利物浦的一次舞会中邂逅他母亲。当时在工厂工作的母亲是一名孤儿,相信是西班牙海员的后裔,故而拥有黑头发与较深的肤色。叶西园的相貌则与一般华人无异,很难看出有混血的特征。

   作为工人阶级的孩子,戏剧对小时候的叶西园而言就是另一个世界。父母希望八个子女都受到良好教育。叶西园虽然很聪明,但对当时的学校教育缺乏兴趣,16岁便进入英国铁路公司(British Rail)做文职。这份工作很清闲,周薪高达15镑。孝顺的他把大部分工资交给母亲。但是很快他就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总在午饭时间到外面闲逛。

   「有一天,我逛进一家图书馆,不经意地转向右边,那里恰好是戏剧类藏书。我就这样开始接触戏剧。还记得读荒诞剧《等待戈多》(Waiting For Godot)时,我想:『天啊,真是疯狂!这样的戏怎么可能演出来?』而第一次进剧院,是看莎士比亚的《终成眷属》(一译《如愿》,All’s Well That Ends Well)。演员竟然在台上骑着轻型摩托车,真是不可思议!我很想加入这样精彩的行业,于是每周两次去利物浦的五家剧院寻求机会。他们不胜其烦,最终让我做了助理舞台经理。」他笑着回忆对戏剧兴趣的萌芽。

   其实这个起步离不开父母的支持:到剧院工作后,薪水降了一半。叶西园怕母亲会介意,母亲却说:「如果这是你想做的,而你又觉得开心,那就去做。」父亲是很传统的华人,但也没有阻止他。整理舞台、制作布景的工作,叶西园一做便是三年。其后在同行的鼓励下,他进入伦敦首屈一指的 E15 演艺学校学习表演。

   1981年,机遇降临。30岁的叶西园凭借个人特色与幽默感,赢得华人侦探 “何约翰” 这个角色。这是第一个凭借自身能力引人注目的华人角色:他说着地道的英文,靠头脑解决问题,既坚强又富有同情心,一扫西方人眼中华人英文水平低下、过度顺从、会打功夫等固有形象,故而获得各方好评。2008年这套剧集数码光碟的发行,又为叶西园赢得了年青影迷的喜爱。

DavidYip2   然而自 “何约翰” 之后,英国电视就再没出现过华人主角。16岁便加入工党的叶西园对此有着深刻的思考:「这个现象与政治密切相关。就社区规模来说,华人在学术、商业等领域都是最成功的,但在其他方面却没有影响力。非裔与印巴裔人士就不同,他们在政治上很成功,已在内阁占有一席之地。

   「这些情况自然在影视作品中反映出来。英国最受欢迎的长寿节目《加冕街》(Coronation Street)、《东伦敦人》(East Enders)等肥皂剧,描写的是本土社区的日常生活,但里面从没出现过华人家庭或店铺 — 尽管现实中,你在街边随便扔一块石头都会砸到一家华人外卖店。」他半开玩笑地说,他希望年青一代能终止这种情况。

   叶西园至今仍活跃于演艺界,但他却说宗教才是他的生活方式。原来十多年前当他事业最成功之际,却要与第二任妻子办理离婚事宜,心情十分低落。由此他领悟到名利不一定能带来快乐,故通过宗教追求内心的和平:

   「我信奉日本佛教中的日莲教派。佛陀释迦牟尼说:『众生皆含佛性。』佛教令我更懂得尊重万物:越是给你制造麻烦的人越值得你去尊重,因为尊重朋友很容易,尊重自己不喜欢的人却很难。南非前总统尼尔逊·曼德拉被监禁27年后获释。只要他一声令下,南非黑人就会起义、屠杀白人。可他却说:『你们要原谅。走回头路是没有好处的,我们要向前行。』他真是 “活佛” 的最佳诠释。」

   宗教为叶西园带来内心的平静与充实。「每天醒来,我都会觉得很奇妙,因为有人为我的工作支付薪水。我很幸运,当年得到利物浦市政府资助学费到演艺学校深造。所以我用各种方法回报家乡,譬如回去工作、开讲座等。如果有机会,我想设立奖学金帮助年青人。」 这位谦和的明星有着一颗真挚、感恩的心。

 

明爱(伦敦)学院编辑组:李中文、高文卿、徐嘉莉

本文刊登于2010年7月16日《英中时报》第39及4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