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_yew_changMr Yew Chang, aged 91, was a sailor when he first arrived in the UK in 1941.  Later in the 1950s, he joined the Chinese catering industry in London.  In this Cantonese interview, Mr Chang introduced briefly the Chinese immigrants in the UK, and illustrated how life in London has been changed, especially with some details of the Chinese catering industry.  He also compared the situation of British Chinese in the mid 20th century to nowadays.

 

 

 

 

 

 

人物專訪:張耀 

yew_chang_edited   今天我們請出一位特別嘉賓——現年91歲的退休海員張耀先生,為大家講述這半個多世紀以來英國華人社區的滄桑變化。

   張耀是香港元朗天水圍輞井村人,19歲時到香港 “行船局” 應徵,加入荷蘭船運公司,開始行船生涯。1941年,他第一次來到英國。時值第二次世界大戰(1939-1945),大批船隊日夜運送軍火、糧食、燃料及其它物資。張耀在艙底做 “燒火佬”,每天要做兩班,每班四小時。他隨船周遊列國,到過荷蘭、美國等地,可謂閱歷豐富。

   戰後,張耀 “放船” 並於1953年定居東倫敦。其時英國尚為強國,外國人不易入籍定居。但張耀得到一位會講中文的殖民地大臣的書面推薦,去當時位於 Aldgate 的移民局見官,順利歸化英籍。

   適逢航運業開始式微,「我甚麼工作都做,曾在伯明翰做餐館廚房,每週能賺四英鎊;後來自己也開過外賣店;又試過在倫敦口的美國採砂船上做廚房,」張耀回憶道,「倫敦舊唐人街在 Poplar 的 Pennyfields,有很多古樓、古屋,餐館大約只有五六間;華人好少,只有三幾十人,而且多是香港人。」

   那時 Limehouse 及 Westferry 附近只有少許華人家庭,遠不及人們印象中一般 “唐人街” 的規模;而且也沒有廟宇和中文學校,華人拜祖先、學中文等都在自己家中進行。由於戰爭破壞、人口增加等原因,華人後來逐漸西遷至蘇豪(Soho)一帶經營生意,由此形成新的唐人街並延續至今。

   在張耀看來,倫敦新舊唐人街的分別主要在於三大 “增長”:華人女性的人數、中餐的菜色和華人職業的種類。在舊唐人街時代鮮見華人女性,現在華人女性走在路上已不再是稀有現象。當時中餐館不多,菜色無非咕嚕肉、炒粉麵飯等 “舊餐”;現在的唐人街食肆琳瑯滿目,多了龍蝦、帶子等 “新潮” 食材。新唐人街除了餐館外,還有超市、理髮店等各類行業及社團;這些都是以前不可能存在的。有趣的是,張耀沿襲華人早年習慣,將新唐人街稱作 “皇城”,因為那裡鄰近白金漢宮,是皇室成員居住的城區。

(下圖:耀叔在東倫敦 “正義工商會” 接受我們採訪,2010)

yew_chang_edited3   在英國六十餘年的工作與生活經歷,令張耀對華人社會生活有獨到見解。他認為,基於 “環境” 與 “經濟” 因素,早期華人總離不開行船、洗衣、餐飲這三大行業。另外,「那時的留學生多是政府派來的,由父母供讀的很少,因為經費很大。就算有,也要兼職做工寄錢回家。」所以當年的華人多以 “穩定的生活與經費來源” 為人生目標。也因此,張耀把工作定義為一種 “實業”:只有通過工作站穩腳跟,才有可能發展自己的興趣與理想。

   現在英國華人人口不斷攀昇,社團也隨之增加。作為老牌組織 “正義工商會” 的成員,張耀認為,華人社團主要是凝聚互助精神,譬如想方設法幫助有需要的人找工作,及舉辦賑災籌款等活動。關注時事的他,對華人參政等熱門話題相當瞭解。因此當我們談及華人與英國政治的關係時,他多次強調說:「好隔膜。這是歷史遺留的問題,華人百年來對政治都不感興趣;但現在的華人社團應開始組織及參與政治。」

   最後,這位長者忠告華人留學生,要有自己的立場,將理想興趣化,並認真學習;不論在哪裡讀書、立業,都要 “心情快樂,抱有希望”。

   張耀的一席話為我們帶來很多感悟。其實我們曾數次造訪他。第一次是在醫院的病床前,當時他因腳傷住院。我們前往醫院探望,見他精神尚可,正在閱讀報章,便即場進行了一次簡單的採訪。在他出院後的再度會面中,我們深入跟進了一些問題,從而發現人稱 “耀叔” 的他是一位自立、樂觀、真誠及風趣的老人家。雖然孤身一人在英國60年,但他甚少牽掛,自由自在;對於過往歲月的艱辛,他也不以為意。

yew_chang_edited2    耀叔 “文武雙全”,養生有道。他行船時,曾因日本攻打緬甸而在印度加爾各答滯留了兩年,在機場修理損毀飛機,並在閒時學會音律;至今仍時常彈奏電子琴自娛。加上每日外出打太極、慢走、打麻將,令他保持著敏捷清晰的思維。

   及後,耀叔向我們展示他的舊香港身份證以證明他的年齡;那張發黃破舊的證件,夾雜在其它證件、車票中,緊緊跟隨他多年至今,可見他在英國生活的多年來仍對家鄉有著濃濃的思念。我們感謝耀叔與大家分享他真誠的經驗。正如倫敦唐人街牌樓上寫著 “風調雨順,國泰民安”,我們現在才深切明白到,當年旅居異地的僑民們有著如何誠摯的心願。

(上圖:耀叔即興自彈自唱,2010)

 

特別鳴謝:正義工商會(Chun Yee Society)
                 東倫敦華人協會(Chinese Association of Tower Hamlets)
 

 

明愛(倫敦)學院編輯組:李中文、高文卿、林嘉熙、徐嘉莉

本文刊登於2010年6月25日《英中時報》第39版

人物专访:张耀 

yew_chang_edited   今天我们请出一位特别嘉宾——现年91岁的退休海员张耀先生,为大家讲述这半个多世纪以来英国华人社区的沧桑变化。

   张耀是香港元朗天水围辋井村人,19岁时到香港 “行船局” 应征,加入荷兰船运公司,开始行船生涯。1941年,他第一次来到英国。时值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1945),大批船队日夜运送军火、粮食、燃料及其它物资。张耀在舱底做 “烧火佬”,每天要做两班,每班四小时。他随船周游列国,到过荷兰、美国等地,可谓阅历丰富。

   战后,张耀 “放船” 并于1953年定居东伦敦。其时英国尚为强国,外国人不易入籍定居。但张耀得到一位会讲中文的殖民地大臣的书面推荐,去当时位于 Aldgate 的移民局见官,顺利归化英籍。

   适逢航运业开始式微,「我甚么工作都做,曾在伯明翰做餐馆厨房,每周能赚四英镑;后来自己也开过外卖店;又试过在伦敦口的美国采砂船上做厨房,」张耀回忆道,「伦敦旧唐人街在 Poplar 的 Pennyfields,有很多古楼、古屋,餐馆大约只有五六间;华人好少,只有三几十人,而且多是香港人。」

   那时 Limehouse 及 Westferry 附近只有少许华人家庭,远不及人们印象中一般 “唐人街” 的规模;而且也没有庙宇和中文学校,华人拜祖先、学中文等都在自己家中进行。由于战争破坏、人口增加等原因,华人后来逐渐西迁至苏豪(Soho)一带经营生意,由此形成新的唐人街并延续至今。

   在张耀看来,伦敦新旧唐人街的分别主要在于三大 “增长”:华人女性的人数、中餐的菜色和华人职业的种类。在旧唐人街时代鲜见华人女性,现在华人女性走在路上已不再是稀有现象。当时中餐馆不多,菜色无非咕噜肉、炒粉面饭等 “旧餐”;现在的唐人街食肆琳琅满目,多了龙虾、带子等 “新潮” 食材。新唐人街除了餐馆外,还有超市、理发店等各类行业及社团;这些都是以前不可能存在的。有趣的是,张耀沿袭华人早年习惯,将新唐人街称作 “皇城”,因为那里邻近白金汉宫,是皇室成员居住的城区。

(下图:耀叔在东伦敦 “正义工商会” 接受我们采访,2010)

yew_chang_edited3   在英国六十余年的工作与生活经历,令张耀对华人社会生活有独到见解。他认为,基于 “环境” 与 “经济” 因素,早期华人总离不开行船、洗衣、餐饮这三大行业。另外,「那时的留学生多是政府派来的,由父母供读的很少,因为经费很大。就算有,也要兼职做工寄钱回家。」所以当年的华人多以 “稳定的生活与经费来源” 为人生目标。也因此,张耀把工作定义为一种 “实业”:只有通过工作站稳脚跟,才有可能发展自己的兴趣与理想。

   现在英国华人人口不断攀升,社团也随之增加。作为老牌组织 “正义工商会” 的成员,张耀认为,华人社团主要是凝聚互助精神,譬如想方设法帮助有需要的人找工作,及举办赈灾筹款等活动。关注时事的他,对华人参政等热门话题相当了解。因此当我们谈及华人与英国政治的关系时,他多次强调说:「好隔膜。这是历史遗留的问题,华人百年来对政治都不感兴趣;但现在的华人社团应开始组织及参与政治。」

   最后,这位长者忠告华人留学生,要有自己的立场,将理想兴趣化,并认真学习;不论在哪里读书、立业,都要 “心情快乐,抱有希望”。

   张耀的一席话为我们带来很多感悟。其实我们曾数次造访他。第一次是在医院的病床前,当时他因脚伤住院。我们前往医院探望,见他精神尚可,正在阅读报章,便即场进行了一次简单的采访。在他出院后的再度会面中,我们深入跟进了一些问题,从而发现人称 “耀叔” 的他是一位自立、乐观、真诚及风趣的老人家。虽然孤身一人在英国60年,但他甚少牵挂,自由自在;对于过往岁月的艰辛,他也不以为意。

yew_chang_edited2   耀叔 “文武双全”,养生有道。他行船时,曾因日本攻打缅甸而在印度加尔各答滞留了两年,在机场修理损毁飞机,并在闲时学会音律;至今仍时常弹奏电子琴自娱。加上每日外出打太极、慢走、打麻将,令他保持着敏捷清晰的思维。

   及后,耀叔向我们展示他的旧香港身份证以证明他的年龄;那张发黄破旧的证件,夹杂在其它证件、车票中,紧紧跟随他多年至今,可见他在英国生活的多年来仍对家乡有着浓浓的思念。我们感谢耀叔与大家分享他真诚的经验。正如伦敦唐人街牌楼上写着 “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我们现在才深切明白到,当年旅居异地的侨民们有着如何诚挚的心愿。

(上图:耀叔即兴自弹自唱,2010)

 

特别鸣谢:正义工商会(Chun Yee Society)
                 东伦敦华人协会(Chinese Association of Tower Hamlets)
 

 

明爱(伦敦)学院编辑组:李中文、高文卿、林嘉熙、徐嘉莉

本文刊登于2010年6月25日《英中时报》第39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