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_david_tang

Sir David Tang was born in Hong Kong and educated there before going to boarding school in Britain, where he subsequently read law at Law College and philosophy at University. In his early career, he was involved in oil exploration off-shore China and gold mining in Africa, after which he founded the China Clubs in Hong Kong, Beijing and Singapore, as well as the brands Shanghai Tang, Island Tang and China Tang. He is also the exclusive distributor of all Cuban cigars for Canada, Asia and Australia. In addition, he has been director and advisor to international companies, including Blackstone and Tommy Hilfiger and the Savoy Group of Hotels.

Sir David Tang is passionately involved with the arts. He has been a trustee of the Royal Academy of Arts for 15 years, and is chairman of the Asia- Pacific Acquisitions Committee at the Tate. He is also adviser to the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and the English Chamber Orchestra, and President of the London Bach Society. He is an avid collector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art; and has given concerts with the Hong Kong Philharmonic Orchestra, of which he is a governor.

Sir David Tang is also founder of the Hong Kong Cancer Fund, and vice-chairman of the European Organisation for Research and Treatment of Cancer, as well as numerous other charities, but notably as founding president of the Hong Kong Down Syndrome Association, and patron of the Hong Kong Youth Arts Foundation.

Download Embed Embed this video on your site

  • Interview Date: 14 Jan 2010
  • Interviewer: Haiping Niu
  • Language: English
  • Transcription: English Version (pdf file)
  • Interview Archive: Full version (about 45 minutes)

人物專訪:鄧永鏘爵士 

sir_david_tang_edited   採訪鄧永鏘爵士(Sir David Tang)是一次很特別的體驗。他見識廣博,邏輯清晰,坦率直白,時有衝擊聽者慣性思維之語。例如他能準確地告訴你科舉制度於何時終止,而儒家思想亦隨之消失。此前我們曾看過一篇專訪,發現他頻頻以一兩句話回答記者的大段提問,可謂一針見血。對採訪者而言,與這樣的 “對手” 過招不啻爲一種挑戰。

   1960年代,12歲的鄧永鏘初到英國。其後他先後入讀倫敦大學及英國的 College of Law。之後他曾任北京大學英國文學及哲學講師,後來卻成爲一名長袖善舞的商人。

   鄧爵士生意極爲多元化:油田、金礦、雪茄、服裝與餐飲生意,皆是其大展拳腳的天地;他所創立的 “中國會”(China Club)、“上海灘”(Shanghai Tang)、“唐人館”(China Tang)都是為人熟悉的名店。博覽群書的他甚至還翻譯過英文小說,並在報章開闢專欄,倡導使用 “簡單英文”; 專欄文章其後更集結成書。

   我們的採訪便是在倫敦著名的多爾切斯特酒店(Dorchester Hotel)內的 “唐人館” 中進行。作爲老闆,鄧爵士並不需要親自管理店中的每一個環節。不過他卻透露了他挑選廚師的方法:「很簡單也很不容易,就是給我做兩道菜 —— 蒸一條魚,燒一隻鶏 —— 我便知道他們的水平。如果連這兩樣都做不好,其他菜式就更不用說了。我是廣東人,我只做粵菜,因爲那是我懂得的東西。」

   近年來由於英國政府收緊移民條例,影響到華人廚師技術移民的成功率,中餐業受到極大衝擊。華人律師以及倫敦華埠商會、英國華人移民關注委員會等組織紛紛表示,政府設立的英語語言考試門檻過高,華人廚師往往難以通過。鄧爵士也認爲,這的確是一個難以達到的要求,但他卻與政府有一定共鳴:

   「要來英國工作,當然就要懂得基本的英文。否則你就無法與這裏的人相處,也就是說,你有更大機會變得孤獨;孤獨則意味著你會活得不快樂——既然活得不快樂,那麽你首先就不應該來這裏。

   「而對雇主來說,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如果你需要從海外雇傭員工,就應該確保員工在這裏能快樂,每天在一個尚算舒適的環境中醒來,而不是在臥室兼客廳裏與老鼠爲伍,一睜開眼就看到快要塌陷的屋頂。

   「我覺得這就是許多中餐業主最大的問題之一:他們並沒有照顧好自己員工的準備。這種心態很愚蠢;而我自己是不會這樣做的,因爲我不是笨蛋。我的員工在這裏都生活得很開心。當然,員工也需要學一點英文,否則就無法在英國真正立足。」

SirDavidTangedited   不難發現,相比眼前利益,鄧爵士更關注 “人” 的生存質量,其觀點處處透露出濃厚的人文關懷。其實他與曾祖父鄧志昂、祖父鄧肇堅爵士一樣,從商之餘還對慈善活動不遺餘力,包括呼籲拯救中國虎、爲莫克姆灣拾貝慘劇遇難者家屬步行籌款等。

   豐富的閱歷與學識,賦予鄧爵士廣闊的視野以及獨立思考、能言善辯、“語出驚人” 的能力。有人因而認爲他囂張;但只要真正接觸過他,你便會發現他並不咄咄逼人。而他對成功要訣的體認,反而更包含著 “知天命” 的味道——對他來說,富有的家境、通達的社會關係並不足以搭起通向成功的階梯。

   「運氣太重要了。我討厭人們說 “只要你意志堅定,就會成功”。這句話是多麽的虛僞而荒唐。成功也沒有公式可循——如果我說有,那就是在騙你。我認爲天意或者說運氣在人們的生命中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比起名校背景,天時、地利、人和對一個人的決定性作用要大得多。

   「假設你想做演員,而上天也註定你成名,那麽就必然會有人來輔助你,那就是把你帶到荷利活的經紀。如果這個人不出現,無論你多努力,成爲明星的機率都只會是無限小。」

   這段 “天命論” 向我們展示的其實是一種審時度勢的智慧:與其盲目拼搏,倒不如從一開始就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地點與時機。每一年都有爲數不少的華人憑藉學習的名義來英國專職打工,甚至不惜冒著生命危險偷渡入境。他們每每發現在這裏的工作、生活不如人意,難免苦悶仿徨。不知道鄧爵士這段話能否對他們有所啓迪?

 

明愛(倫敦)學院編輯組:李中文、高文卿、徐嘉莉

本文刊登於2010年8月6日《英中時報》第39及41版

 

人物专访:邓永锵爵士 

sir_david_tang_edited    采访邓永锵爵士(Sir David Tang)是一次很特别的体验。他见识广博,逻辑清晰,坦率直白,时有冲击听者惯性思维之语。例如他能准确地告诉你科举制度于何时终止,而儒家思想亦随之消失。此前我们曾看过一篇专访,发现他频频以一两句话回答记者的大段提问,可谓一针见血。对采访者而言,与这样的 “对手” 过招不啻为一种挑战。

   1960年代,12岁的邓永锵初到英国。其后他先后入读伦敦大学及英国的 College of Law。之后他曾任北京大学英国文学及哲学讲师,后来却成为一名长袖善舞的商人。

   邓爵士生意极为多元化:油田、金矿、雪茄、服装与餐饮生意,皆是其大展拳脚的天地;他所创立的 “中国会”(China Club)、“上海滩”(Shanghai Tang)、“唐人馆”(China Tang)都是为人熟悉的名店。博览群书的他甚至还翻译过英文小说,并在报章开辟专栏,倡导使用 “简单英文”; 专栏文章其后更集结成书。

   我们的采访便是在伦敦著名的多尔切斯特酒店(Dorchester Hotel)内的 “唐人馆” 中进行。作为老板,邓爵士并不需要亲自管理店中的每一个环节。不过他却透露了他挑选厨师的方法:「很简单也很不容易,就是给我做两道菜 —— 蒸一条鱼,烧一只鶏 —— 我便知道他们的水平。如果连这两样都做不好,其他菜式就更不用说了。我是广东人,我只做粤菜,因为那是我懂得的东西。」

   近年来由于英国政府收紧移民条例,影响到华人厨师技术移民的成功率,中餐业受到极大冲击。华人律师以及伦敦华埠商会、英国华人移民关注委员会等组织纷纷表示,政府设立的英语语言考试门槛过高,华人厨师往往难以通过。邓爵士也认为,这的确是一个难以达到的要求,但他却与政府有一定共鸣:

   「要来英国工作,当然就要懂得基本的英文。否则你就无法与这里的人相处,也就是说,你有更大机会变得孤独;孤独则意味着你会活得不快乐——既然活得不快乐,那么你首先就不应该来这里。

   「而对雇主来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如果你需要从海外雇佣员工,就应该确保员工在这里能快乐,每天在一个尚算舒适的环境中醒来,而不是在卧室兼客厅里与老鼠为伍,一睁开眼就看到快要塌陷的屋顶。

   「我觉得这就是许多中餐业主最大的问题之一:他们并没有照顾好自己员工的准备。这种心态很愚蠢;而我自己是不会这样做的,因为我不是笨蛋。我的员工在这里都生活得很开心。当然,员工也需要学一点英文,否则就无法在英国真正立足。」

SirDavidTangedited   不难发现,相比眼前利益,邓爵士更关注 “人” 的生存质量,其观点处处透露出浓厚的人文关怀。其实他与曾祖父邓志昂、祖父邓肇坚爵士一样,从商之余还对慈善活动不遗余力,包括呼吁拯救中国虎、为莫克姆湾拾贝惨剧遇难者家属步行筹款等。

   丰富的阅历与学识,赋予邓爵士广阔的视野以及独立思考、能言善辩、“语出惊人” 的能力。有人因而认为他嚣张;但只要真正接触过他,你便会发现他并不咄咄逼人。而他对成功要诀的体认,反而更包含着 “知天命” 的味道——对他来说,富有的家境、通达的社会关系并不足以搭起通向成功的阶梯。

   「运气太重要了。我讨厌人们说 “只要你意志坚定,就会成功”。这句话是多么的虚伪而荒唐。成功也没有公式可循——如果我说有,那就是在骗你。我认为天意或者说运气在人们的生命中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比起名校背景,天时、地利、人和对一个人的决定性作用要大得多。

   「假设你想做演员,而上天也注定你成名,那么就必然会有人来辅助你,那就是把你带到荷利活的经纪。如果这个人不出现,无论你多努力,成为明星的机率都只会是无限小。」

   这段 “天命论” 向我们展示的其实是一种审时度势的智慧:与其盲目拼搏,倒不如从一开始就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地点与时机。每一年都有为数不少的华人凭借学习的名义来英国专职打工,甚至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偷渡入境。他们每每发现在这里的工作、生活不如人意,难免苦闷仿徨。不知道邓爵士这段话能否对他们有所启迪?

 

明爱(伦敦)学院编辑组:李中文、高文卿、徐嘉莉

本文刊登于2010年8月6日《英中时报》第39及41版